欧洲杯比分直播少儿体育培训机构接连爆雷不能全赖疫情

欧洲杯比分直播少儿体育培训机构接连爆雷不能全赖疫情   3月16日一早,北京的刘女士就在微信群里得知北京趣动旅程体育发展有限公司陷入运营困境、可能要破产的消息,这让她心头一凉,孩子在趣动旅程报的少儿运动课还剩70多节,价值1.4万多元。  刘女士后来加入了趣动旅程北京家长的一个维权微信群,才发现孩子的剩余课程价值万元以上的家庭不在少数,虽然趣动旅程的一部分教练目前仍在无偿地给孩子们分享线上少儿运动课程,但大多数家长都希望趣动旅程退款。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4月13日致电趣动旅程,得到的答复是,公司目前所有可以对外发布的消息均以3月27日公告为准。趣动旅程在3月27日的公告表示,公司仍在设法解决资金链断裂的问题,已与部分机构达成了合作协议,但未提及给家长们的退款解决方案。  趣动旅程是国内知名的少儿体育培训机构,根据其官方信息,成立于2016年的趣动旅程目前全国共有48家门店,学员两万余人。  刘女士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提供了一些家长搜集的信息,透露出家长们对趣动旅程因疫情倒闭的说法很难信服的态度。比如,仅对北京地区进入维权群的家长进行的粗略统计,这些家庭剩余的课时价值就超过3000万元。趣动旅程已经预收了家长们如此高昂的学费,却在疫情发生一个月之后就宣布公司出现资金链断裂,这让家长们怀疑趣动旅程大有借疫情之名卷款跑路的嫌疑。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趣动旅程成为第一家“爆雷”的少儿体育培训机构,但这只是开始。4月12日,据《北京商报》报道,位于北京的城市地标——工人体育场的一家少儿体育培训机构“励畅少儿体能馆”失联。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联系到孩子在励畅少儿体能馆接受培训的一位家长马女士,她去年5月给孩子报了价值1.7万余元的课程,到今年1月春节前,剩余课程的价值在1万元以上。励畅少儿体能馆在1月春节前正常放假,因为赶上新冠肺炎疫情,春节之后励畅少儿体能馆也和其他少儿培训机构一样一直没有恢复营业,但让马女士奇怪的是,其他的少儿培训机构,比如英语、数学、美术等,春节之后始终有老师在与家长联系,保持与孩子的互动,并定期安排线上课程,其中多数还是免费的,但励畅少儿体能馆在春节之后就杳无音信。3月下旬,马女士得知趣动旅程出事的消息后,主动与励畅少儿体能馆的销售联系,才知道整个体能馆的教练、销售等工作人员都已在1月离职,并且均或多或少地被拖欠工资。马女士随后设法联系励畅少儿体能馆的店长,但一直打不通电话。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近两天多次拨打励畅少儿体能馆的客服电话,均无人接听,通过“天眼查”发现,励畅少儿体能馆的母公司——莫奇(北京)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已在4月1日注销。  因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需要,国内的教育培训机构自疫情发生以来都处于停业状态,整个行业的损失巨大,但为什么少儿体育培训机构最先陷入困境,甚至有些机构已有“跑路”的嫌疑?业内人士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疫情很可能只是这些少儿体育培训机构倒闭的借口,真正的症结在于目前我国少儿体育培训行业的一些根本性问题尚未解决,包括参加体育培训的少儿群体规模依然较小、整个社会对少儿体育的重要性尚未有足够认识、学校体育还有很大不足、整个少儿体育培训行业的产业链尚不完整等。此外,少儿体育培训绝非暴利行业,但2014年以来,随着体育产业迎来风口,少儿体育培训也成为某些机构、企业眼中的掘金地,他们以赚快钱的模式和想法进入少儿体育培训市场,但事实却不尽如人意,即便没有此次疫情,这些机构和企业迟早也要从少儿体育培训行业寻求退路。  在全国有26个校区、8000余名学员的天行达阵橄榄球学院,是目前国内比较有影响的一家青少年和少儿体育培训机构。天行达阵联合创始人张楠近日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由于公司目前完全处于等待复课时机的状态,像天行达阵这样的少儿体育培训机构确实正在积极准备应对极大的困难,但至少从天行达阵来说,还不至于这么快就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问题。张楠表示,少儿体育培训机构的成本主要来自两大方面:一是场地租金成本;二是人员工资成本;从场地租金成本来说,疫情当前,很多场地业主方都对承租企业的经营困难表示理解,租金延期缴纳和在一定程度上的减免都是可以商量的。从人员工资成本来说,向员工说清楚现在的市场困境,与员工商量降低一定幅度的待遇,这样,企业能够生存下去,员工才能保住饭碗,张楠表示,对此,大多数员工也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  就以上两点来看,疫情并不会在一两个月的时间里就给少儿体育培训机构造成灭顶之灾。张楠预测,少儿体育培训机构真正困难的时期可能是疫情结束的初期,“届时,家长们的顾虑尚未打消,少儿体育培训市场的复苏还有待时日,但是从培训机构来说,那时一切都要重上正轨,所有的成本支出没有理由再延后,但是业务量能那么快上来吗?”  少儿体育培训和其他教育培训一样,是高度依赖“现金流”的行业,当经营全面恢复,但客流量无法尽快回升的时候,企业才会面对着最大的生存压力。  中国的少儿体育培训市场在近几年日趋火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国内的少儿体育培训也面临着一些难点。  首先是少儿体育培训的“坪效”低。张楠表示,“坪效”是指单位教学面积内可以容纳的学生人数。毫无疑问,体育培训需要更大的场地,同时体育活动在开展时,又必须保证每个学员都有足够的空间,因此,同样一节培训课,少儿英语、数学、艺术等课程的“坪效”就远高于体育。  怎样提高少儿体育培训的“坪效”?北京远景浩泰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远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就必须提高体育场地的使用效率。如果一块体育场地,每天从早到晚都可以安排很多孩子在上各种运动课,那么“坪效”自然也就提高了。但是问题是,我们的很多体育场地在每天下午下班后和晚上的黄金时间供不应求,但是在白天的大多数时间里处于空置状态,使得体育场地的综合利用率很低。张远是国内最早投资建设民营室内冰场的企业家,他以北京的少儿冰球培训为例表示,北京目前的少儿冰球培训价格高昂。高昂的价格限制了更多的孩子涉足这项运动,而一项运动的参与群体越小,对于培训企业来说也意味着经营风险越大。如果我们的冰场能够像欧美冰上运动发达国家那样,从早上6点到深夜12点都被各种冰上培训和活动占满了,冰场的使用率大大提高(“坪效”提高),冰上运动人口将明显增加,反过来,少儿冰上培训也会有更多的客流量,培训价格也会下降,参与人群就会更大。张远认为,对于目前中国来说,少儿体育培训的单次课时费以不超过150元为宜,这样,很多运动项目才能真正走向大众,才能在少儿群体中更好的开展。  其次是,国内的少儿体育活动开展仍不够普及,家长们对少儿体育的重视程度仍有待提高。张楠表示,目前国内的少儿体育培训机构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着为学校体育补缺的角色,不少孩子在学校的体育活动不足,全靠上课外的少儿体育培训来保证身体健康和运动技能发育。其实从国外来说,校外的少儿体育培训一般是以培养精英运动员为主要任务,但是目前在国内,由于学校体育这一块还有很大不足,社会上的少儿体育培训机构也体现着一定的体育教育公益属性,但是成本较高又导致少儿体育培训的定价不低。  北京好乐体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杭寅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国内少儿体育体育培训的产业链还不够完整,少儿体育培训除了课时费,其他的关联商品、服务还有待开发;此外,在少儿体育运动的推广普及上,国内缺少第三方力量的推动。好乐体目前正在运营由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主办的全国幼儿体育趣味赛,该赛事相对于由少儿体育培训机构推出的体验课更能激发孩子们参与体育的兴趣,也更有利于家长们观察和认识对体育对孩子成长的重要价值。杭寅表示,国内目前很多企业、机构还是单纯的把少儿体育培训当成了一门生意,但是少儿体育培训在本质上其实是一项教育,需要以“育人”的视角去看待整个行业的发展。  本报北京4月13日电

本文链接:欧洲杯比分直播少儿体育培训机构接连爆雷不能全赖疫情

相关推荐